京东“末位淘汰”落地,2019难断祸福

分类: 京东小号 发布时间:2019-02-21 04:42

小金:兄弟是兄弟,员工是员工。

来源:21财经搜索、融中财经、雷帝触网

事实证明,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能称得上稳定的工作是越来越少了。

京东又传出了裁员消息。

据腾讯科技2月19日报道,在上周末举行的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腾讯科技采访到的内部人士表示,京东所作出的这个决策,是经过了深刻的内部反思之后,为了解决目前企业所存在的各种组织问题,以重拾创业精神和初心的一种举措。

对此,京东方面当日很快作出回应称,消息属实。“京东集团正在积极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旨在盘活资源、充分发挥组织活力,为多元业务的发展保驾护航,以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目前京东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应在80至100人之间。该消息之所以引起巨大关注,原因至少包括以下两个:一个是当下企业末位淘汰比例一般为5~10%,京东本次已触及上限;另一个是裁员并非始于基层员工,而是直接从副总裁级别高层动手,这无论在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企业,都相当罕见。

就此动作,京东副总裁宋旸解释称,此次裁员绝非意味着战略收缩,而是组织管理的一种举措,为的是强化危机意识、唤醒创业激情,京东接下来将继续在零售、物流、数科、物产、保险、云、印尼、泰国、AI等九大板块全面发力。

2019年,京东“换血”的决心显而易见。

01

 / 末位淘汰“落地”京东,改革谋划由来已久 /

当前,整个京东集团有10多万人,主要有3块业务,分别是京东商城、京东金融和京东物流,其中,京东商城贡献80%的收入,京东物流占80%的人员。

在整个京东又分副总裁、高级副总裁、CXO,各子业务CEO,京东副总裁级别及以上高管可能超过100人。

一般来说,末位淘汰是大多企业所惯常采用的一种管理制度,是按照价值观、绩效、行为规范等不同维度设定的一套考核指标体系,并根据考核结果对得分靠后的员工进行淘汰。

这种做法一般是针对公司整体的,很少直接针对管理层。

企业末位淘汰的比例通常在5-10%左右。而京东此次的决定已经逼近了这个比例的上限,且是首次针对高级管理者明确了淘汰比例。

据知情人士表示,京东所作出的这个决策,是经过了深刻的内部反思之后,为了解决目前企业所存在的各种组织问题,以重拾创业精神和初心的一种举措。京东集团正在积极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旨在盘活资源、充分发挥组织活力,为多元业务的发展保驾护航,以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在此前的在京东商城年会上,刘强东没有出席,徐雷第一次以京东商城CEO的身份在年会上发表了讲话。值得注意的是,在组织文化方面,徐雷措辞严厉,坦率地指出了商城当下人浮于事的痼疾。

 “向内看,实事求是地说,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也出现了问题:客户为先的价值观被稀释,唯KPI论和‘交数’文化盛行,部门墙越来越高,自说自话,没有统一的经营逻辑,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对客户傲慢了。我们由一个行业的颠覆者变成了被挑战者,但思想上和机制上都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徐雷说。

现在看来,京东改革的谋划由来已久。

 “末位淘汰”其实已经在全球不少互联网公司施行,企业在高速扩张的过程中,业务体量越大范围越广,高管的数量也越多,其中不乏“财务自由”者,人浮于事的状况难以避免,通过“末位淘汰”有助于让高管群保持创业时期的“战斗力”。

但是为什么这次直接针对了管理层呢?

让人想起了,在1月份的北京新东方学校年会上,员工一首《释放自我》的歌,意外走红网络。

这是首改编自抖音神曲《沙漠骆驼》,并专门用来吐槽管理者的歌曲。

“干活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要问他业绩如何,他从来都不直说,掏出那PPT一顿胡扯……烂摊子从没管过,吹牛X从未停过,之前的PPT继续白话,一线工作从没去过。”

“领导随口一说,立刻讨好跟着,项目马上启动不计后果”“烂摊子从没管过,吹牛X从没停过,之前的PPT继续白话。”

可以说,整首歌完全就是在揭露新东方内部管理层出现的种种具体问题。

而对此,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早有所察觉。

就在新年伊始,俞敏洪连发5份邮件表明了自己对中层管理者的不满意。

据多家媒体报道,他在邮件中明确指出了中层管理存在的五大问题和高层管理人员存在的七大问题,认为部分老员工已经开始丧失了奋斗创新精神,安逸懈怠情绪渐显,而高管的混乱导致公司业务难以标准化,产品定价、学校组织五花八门。

对此,他提出成立三化(信息化、标准化、系统化)工作小组,亲自担任组长,要求在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中,全面落地标准化内容。并对六级及以上的管理者都整顿一遍,让平庸的、捣乱的、只会奉承拍马、不会干活的人先离开一批。

可见,2019年,俞敏洪和刘强东一样,下了彻底整治企业内部秩序的决心。

高压之下,新东方的管理层们同样得瑟瑟发抖!

02

 / 蒸发400亿市值,内忧外患的京东 /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京东经历了成立后最落寞的一年。京东的市值跌去四百多亿,股价逼近2014年上市时的发行价。

重创一方面来自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性侵”风波,导致整个公司声誉受到极大影响,另一方面则是,拼多多的快速崛起,京东自身增长乏力,股价持续承受压力。

从去年8月底的黑天鹅事件发生之后,刘强东意料之中的缺席了许多的互联网盛会,如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达沃斯论坛,还“落榜”了改革开放40年百杰民营企业家。

在2018年11月19日,京东发布了Q3财报,这份财报可能是京东上市以来最难看的一份财报。

这一季度,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较上一季度的3.138亿下滑3%至3.052亿。对比之下,同期发布财报的几家竞争对手,虽然用户数增长都有放缓,但至少都处于增长态势。

紧追而来的拼多多,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活跃买家同比增长245%,以3.855亿的年活跃用户数反超京东8000万人。

不仅是用户数,京东的营收增速也在持续下滑,2018年前三季度,京东营收的同比增幅逐季下滑,分别为33%、31%和25%。而Q3的增速也创下了9个季度以来的新低,首次低于30%。作为京东营收的两个业务板块,商品销售收入与被京东寄予厚望的服务收入增速双双放缓。

但另一边阿里收入同比增长54%,拼多多增长679%。成长性是投资者十分看重的指标,而用户数和营收的增速放缓,这是京东传达给投资者的负面信息。

03

 / 转型之路:新“三驾马车”能否驱动未来? /

2019年2月1日,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发出新春贺信《坚持价值创造,迎接春天的到来》,称过去一年,随着成为“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的战略确立,京东集团全面开启了从“科技零售”到“零售科技”的转型,包括京东商城正式升级为零售子集团、 京东金融完成了品牌升级,正式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并实现全年盈利,以及京东物流也推出建设全球智能供应链基础网络的宏大计划。

刘强东表示,除了这三大子集团,京东物产、京东安联保险和京东云这三块种子业务也开始生根发芽,展现出了强劲的发展潜力,这六个业务板块将为京东未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根基。

最后刘强东在信中强调,自己深深地感到公司越大、责任越大,“我们要时刻反思警醒,将自满的情绪清零;要以最积极的姿态、最饱满的热情,用必胜的信念迎接春天的到来。”

转型一直是京东必须攻克的难题。

2018年底,“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刘强东股权占比14.02%,成为第二大股东,不过仍疑似京东数科实际控制人。

京东数科还增加了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和京东少东家四大板块,一举覆盖智慧城市、农业、传媒等多个热点板块。从金融到金融科技、再到数字科技的转变,似乎隐藏着京东数科巨大的野心。

京东产业数字化的土地上长出来越来越多的新物种之时,京东金融这个品牌已经不再适配现有的业务。数字科技的本质是以产业既有知识储备和数据为基础,以不断发展的前沿科技为动力,着力于“产业x科技”的无界融合,推动产业互联网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最终实现降低产业成本、提高用户体验、增加产业收入和升级产业模式。

在外界看来,业务多元化背后,是京东数科面向B端的产业互联网发力方向。

2018年12月21日晚,京东公布了2018年的第二次组织架构调整,这也被称为京东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涉及商城业务全线。京东商城自此被划分为前台、中台、后台三部分,新成立了平台运营业务部、拼购业务部,整合生鲜事业部并入7 Fresh;同时,徐雷被推到台前,任轮值CEO,京东内部的三大事业群从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

在刘强东眼中,京东对标的一直是亚马逊。在创立公司的早期,贝索斯就一直强调“亚马逊是一家科技公司,不是零售公司”,这种理念一直坚持至今。但是在技术投入上,京东与亚马逊远不在同一个量级。

据统计,亚马逊自1998年以来已经在技术和内容上投入超过800亿美元。在彭博社发布的2017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的排行榜中,亚马逊以 226 亿美元的巨额投入高居榜首,比第二名 Alphabet 高出了整整 60 亿美元。从增速角度来看,亚马逊每年的技术投入几乎都保持在40%的增长水平,足见贝索斯对技术的重视程度。

相比之下,2011年,京东在研发技术投入占总收入的比重1.1%;2017年,京东在技术上投入占净收入的1.8%,约为10亿美元。这只占亚马逊同期技术投入的4.4%。

外界普遍认为,亚马逊上市20多年来,累计盈利不到100亿美元,大半还是最近两年实现的。但其市值高达接近9000亿美元,资本市场对亚马逊的期待,其布局技术的长远爆发力是一个重要考量。

贝索斯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亚马逊的基础是3大支柱:亚马逊Prime会员服务、AWS云计算服务,以及帮助第三方卖家销售商品的市场平台。其中AWS云计算服务已经成为亚马逊重要的收入来源。亚马逊2017年财报显示,其AWS云计算服收入达到了174.59亿美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9.8%,且已经连续三年营收增速超过了50%。

相比之下,京东云的表现则差强人意。根据IDC数据,京东云在中国云市场甚至排不进前八。如果和亚马逊相比,京东云的规模尚不及AWS的六百分之一,也没有达到可以盈利的地步。

贝索斯对于亚马逊“科技公司”的强调体现在多个方面。比如,亚马逊一直以高标准招来人才,从创立时就喜欢招加州理工的技术天才。之后,其引进的人才更是从斯坦福机器学习教授,到算法理论的权威无所不包。

2019年1月23日,京东宣布了旗下的“三驾马车”,分别是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京东数字科技,共同成为京东未来发展的驱动力。但是,经历了内外部环境变化最为激烈的2018年,“三剑合并”的京东在2019年能否否极泰来,现在还是未知数。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微信:moneybangbang,我们会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点个好看吧?